泡沫玻璃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泡沫玻璃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OPPO刘作虎谈创业手机丁磊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15:52:29 阅读: 来源:泡沫玻璃厂家

刘作虎是个产品强人,成名于OPPO。

当年做出OPPO蓝光DVD横扫高端市场,莱昂纳多、周鸿祎、王小川等等都是它的用户。尤其在欧美是发烧友第一选择。后来主政OPPO手机营销系统。

刚宣布离职,创立一加(oneplus)科技,做手机。

孕峰:你凭什么让人相信,你能从苹果、三星、HTC、小米、联想、华为、以及你的老东家OPPO的嘴里抢饭吃。

刘作虎:其实05年我们开始做的OPPO蓝光DVD,就已经用了今天小米的互联网模式了。06年在美国开卖,就没线下的销售,而全部在互联网上销售,在论坛里做互动开发,用户提问题,我们就改,每周升级一个Beta版。这个东西不光是硬件,对软件的要求很大,传统的HIFI商做不好。我们获得巨大成功。

OPPO 蓝光DVD是全球高端HIFI里第一品牌。在美国,用户要买东西,第一反应是去亚马逊看评价,我们在亚马逊是最贵,价钱是其它品牌的几倍,我们是首选。

孕峰:在中国有粉丝吗。

刘作虎:周鸿祎是音响发烧友,他就在用。王小川也用,有一次专门在微博里私信给我。罗永浩之前在国外出差看见发烧友推荐OPPO蓝光机,就奇怪跟国内的OPPO是不是同一家。他前一段看见我离职又提起这个事。

前年请莱昂纳多给OPPO手机做广告,我们问他有没有用过OPPO手机,他说没有,但好像家里的DVD是OPPO的。荷兰皇室的豪华游艇里也用。我们的员工在美国参加CES,挂着OPPO的工牌,老外就走过来说,我们正在讨论你们的产品。

孕峰:手机市场还有机会吗。

刘作虎:互联网里都说要把产品做到极致。但真把产品做到极致的人又有几个呢。太少。我看不到令我满意的手机。所以才有信心进来。我能做出精致、漂亮的手机。

孕峰:他们为什么没能做到极致。

刘作虎:倒不是因为这个东西有多难,而是理念所决定。每个公司理念不同。为了漂亮,为了精致的做工和美的感觉,我们不惜花巨大代价。OPPO有款手机的金属框的成本200块,就为了内圈更好看。因为一个问题,Find5重开了磨具,延迟上市一个月。现在一款手机的生命周期也就6个月,耽误1个月的代价很大。但我们愿意这样干。

这是一个循环。如果你不妥协,你坚持,就能做到极致,那么产品周期就能延长。如果你妥协,就不能做到极致,周期就短了,就没竞争性。很多公司不会冒风险去坚持。在OPPO这么多年,我们坚持这个理念。

孕峰:很多东西说起来简单,但你是不是敢做就是大问题了。三岁小儿也说得,八旬老头也做不得。

刘作虎:07年OPPO做手机,有人说我们疯了。但我们有这个信念,市面上没有喜欢的手机,这就是机会。同行说,你至少一年要出50款。大家都这么干。我们当时只出了一款,08年上市,卖了100万台。

有些公司是成本导向。先定价1500,再看在这个成本里,能用什么材料。而我们是反着来,先不考虑成本,而是针对一个人群做一个最好的手机,再考虑能卖多少钱。只要你花了心思和精力,消费者是能感知到的。这是我们的基因。

那时一般手机是几个月出一版。我们用了一年多。当时的MTK方案拿给蔡明建看,他就惊讶,问,这是我们的方案吗?因为我们做了很多调整。当时我们用最好的屏幕,成本是一般屏幕好几倍,消费者会买单。

孕峰:你似乎擅长做“美”的东西。这一点还那么重要吗。

刘作虎:手机不是简单的工具。比如汽车,在美国一般被当作一个交通工具,但即便如此,美国人也喜欢外观好、做工精致的车。手机更是个性化的象征。中国人比美国人更注重外观,要拉风,要漂亮。这是短期内不会变的。这是我擅长的。

孕峰:要真正漂亮起来,这个里面有多少含金量。

刘作虎:你觉得iPhone,5S比5漂亮在哪里?

在铝合金处理上,5S比5进步了一大截。5S铁灰的工艺做到了看起来像是不锈钢的感觉,而5就是铝合金,完全不同,5S看起来档次就更高一层。一般人可能就是觉得感觉档次高,但说不清楚为什么高。这里面一定费了很大的精力。

5C 虽然是塑料壳,但看起来很漂亮,是用塑料的材质作出了“瓷”的效果。塑料手机看起来就廉价,没质感。而有瓷的感觉,只有5C做到了。我相信苹果至少尝试了几百种颜色配比,才有这个效果。

孕峰:都说5C定价贵了。

刘作虎:贵是对的,要维护品牌。如果便宜的话,可能用户更不想买。有些人就是喜欢外观,会为此付费,这是个小众市场。

孕峰:说说OPPO蓝光DVD的设计吧。

刘作虎:当时我发现蓝光DVD内部的线路板器件的排布不漂亮,就不满意。我们对美观的追求不仅在于外部,也在于内部。就算用户看不到,但我们自己看得到,不爽,就要去追求。

工程师找了一堆理由,说重新设计会推迟上市时间和影响性能,我很恼火,就把线路板摔到地上,猛踩几脚。当时整个大楼都听到了,我就出名了。即使用户看不到、搞不懂,你也要做到。

后来工程师还是改出来了。我就说,不是你做不到,而是你有没有这个追求,你得要求自己。你没把自己逼疯,就说明你还没做到极致。你自己看着自己的产品不舒服,你不享受自己的产品,这就错了。

孕峰:想起中医有句话。修合无人见,存心有天知。

刘作虎:每次新iPhone上市,我第一时间搜来看的是拆借图,看它的器件排布。我不看它用的什么器件、评分、跑分是多少,我就看哪些细节做得好,每一个器件的颜色都要看,这是对细节的追求。这些图都收藏起来,慢慢欣赏。

孕峰:这些细节如何给你启发。

刘作虎:有一个事我印象深刻。曾看到一款三星笔记本,背面有四个脚,用的硅胶垫,垫子周围有个特别的造型,显得跟整个笔记本很和谐,细节很漂亮。后来做DVD的时候,就用到了这个,把基脚设计得漂亮。

这是我对创新的理解。当你曾看到很多好玩的、不同的东西,突然有一天就会打通,就会有灵光一现的启发,这就是创新。创新不是去做一个所有人都没做过的东西。而是嫁接和组合有过的、不同的东西,让产品看起来漂亮、新奇。这可能就叫微创新,这是一种习惯。

孕峰:听说你跟丁磊投缘。

刘作虎:他也是一个说起产品就两眼放光的人。他有句口头禅:“这个东西很牛逼,你知道吗?”

去年我去网易杭州的新大楼。他指着一个垃圾桶问我,你知道这个怎么做的吗。我没看出特别的。他说,这是倒T型设计,上大下小,跟大楼的建筑风格和办公桌的风格都一致,而且是纸做的,环保。今年我再去,他又介绍这个垃圾桶,我就说,你去年已经说过了。

网易音乐有一个唱片旋转的界面,丁磊问我能不能看出其中奥妙,我看不出来。他就说,唱片的转速是奥妙所在,一共调过20多遍,快了或者慢了就看起来不舒服。他给我看了另一家公司的类似界面,要快一些,看起来就确实有不安定的感觉。

孕峰:我能想象丁磊那两眼放光的神情。

刘作虎:网易大楼前有个碑写了网易两个字,丁磊问我是什么材料做的,我看着是黑色,觉得是石头。他说做这个东西要求线条挺、面要平,是专门用不锈钢加工出来的,质地看起来就不同。

我们路过一间会议室,里面有人开会,丁磊就直接冲进去,把用来在黑板上写字的水笔拿给我看,也说“这个东西很牛逼”。原来这水笔的特点是不会干,一般的水笔放一段时间就干了。是专门从台湾买的。

大楼里的柱子,白色,丁磊又问我,这有什么不同。原来柱子上是有纹路的,是先用布包起来,刷漆,这样才有设计感,有范儿。丁磊说,“这柱子上包了几层布我都清楚。”

在咖啡厅里,丁磊又说,这里的桌子是用废弃的船的木头做的,不会腐朽,把它们拼起来,刷漆。丁磊说,“这是我设计的,让工厂去做的。”

孕峰:手机市场还有弯道超车的机会吗。就像小米三年前抓住安卓起步的机会。

刘作虎:小米抓的是功能机向智能机切换,把性价比做到极致,这么大的弯道很难再有了。但不代表没机会。手机市场非常大。互联网销售占比2013年是15%,这里面的玩家只要小米,没第二家。这是个机会。

以前在OPPO,它也不会第一家去做,一般是后进,在细分市场逐步巩固。我们的CEO说,无论到什么时候,别人觉得没机会了,其实都是有机会的。

智能机有很多需求没被满足。不可能只有一个玩家。比如年轻人对个性化的需求越来越强,对美的判断区别蛮大。在2000-2500块人民币这个范畴,砍掉渠道费用,把这一块补贴到成本,用来做更好的手机。尤其有些人非常在意外观,谁都喜欢漂亮的东西。我们期望做出一款旗舰型的手机。

孕峰:能赚钱吗。

刘作虎:没渠道成本,可以把做工做到极致,价格可以很低。小米是能赚钱的,估计一年30多亿的利润。这是互联网模式的天生优势。

孕峰:互联网销售占比3年后会到多少。

刘作虎:比较难估计。但如果一旦从15%冲到25%,就会有雪崩效应,线下渠道就会萎缩,导致门店数量减少,再加剧渠道业的变化。手机业变化太快。趋势如此。

孕峰:目前市面几款火热的国内机有什么缺点。

刘作虎:性价比高。但外观不好看,没设计,做工粗糙,用户觉得很丑。由于成本控制的原因,新一代比老一代的是退步,山寨货的感觉。我去问用户,丑你还买?他就说,2000的东西你还指望怎么样呢。

我对产品的态度是,不将就。现在没这样的产品,不代表没这个需求。用户是有追求的。三星和苹果太贵,但愿意用两三千块买到真漂亮的东西。某个国际大品牌的用户也可以去抢,它的份额在下滑,产品没做到位,它更多是营销公司,不是产品公司。

孕峰:有人说要硬件、软件、互联网一起做才行。

刘作虎:难度没那么大。我只做硬件,软件跟伙伴合作,我把硬件做到极致,深度适配各家的系统。商业模式上我是open的心态,跟软件合作,分享。

医生在线询问

挂号平台有哪些

专家网上挂号

网上挂号有哪些